当前位置: 首页 > 骗术揭秘 > 传销骗局 > 买车挂靠租赁公司月入五六千?骗局骗走300人1个多亿

浏览历史

买车挂靠租赁公司月入五六千?骗局骗走300人1个多亿
来源于互联网 / 2017-02-27

青岛安防网温馨提示:防偷、防抢、防骗

 

原本“一车一人”的模式,被租车公司偷偷变为“一车多人”,买车钱被挪用。投资者出钱买车挂靠在租车公司下面。租车公司拿到车后用于出租,每月返还一定金额给买车人。

 

三年后,买车人可取回车也可以市价卖给租车公司。张叶 制图

龙虎网讯 买辆车挂靠在汽车租赁公司名下,每月收租金,3年后不仅能赚回本金,还能白得一辆车,这个貌似合理的投资模式吸引300多人出资1亿多元。但是,买的车并非投资人独有,被租赁公司卖给N多人,一辆车要承担多人的投资收益,这样的买卖显然不能持续。导演这出非法集资诈骗的苏州龙亿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龙亿公司”)终于崩盘。案发后,两名主要嫌疑人先后潜逃至土耳其。苏州警方追踪1年多,近日将其缉拿归案。

案发苏州

新式租车投资模式骗走300多人1个多亿

市民们反映,龙亿公司对外宣称经营合法租车业务,投资人只要在公司陪同下购买一辆汽车,以公司名义上牌,登记在公司名下,投资者支付汽车全款后即可获得车辆所有权。龙亿公司负责车辆的租赁业务,合同期3年,每月支付车价3%左右的租金。3年期满后,投资人可以选择取回车辆,也可由公司按折旧市场价格回收。根据公司当初给投资人的测算,以买一辆20万的汽车为例,投资人每月可拿约5600元租金,3年即可收回本钱。其后,车辆折旧可卖约12万,那么总收益将达60%。

不少投资者觉得这种投资风险小,纷纷加入。2011年10月,徐州王女士赶到苏州,在实地考察龙亿公司后,花25万买了一辆别克,签约后每月都收到租金7000多元。可到去年3月,租金突然没了。到去年7月,投资者们发现龙亿公司陆续将他们买的车出卖,才意识到出问题了。同时,公司3名负责人也去向不明。

苏州警方经过初步调查,判断龙亿公司及负责人涉嫌非法集资,当即立案。经统计,被骗投资者有300多人,资金超过1亿元。

投资酒吧失败后,编织“一车多卖”骗局圈钱

警方调查发现,龙亿公司成立于2008年,何某任总经理,朋友缪某和同学陈某任大股东,营业执照上有汽车租赁业务。成立初,龙亿公司确实从事过汽车租赁业务,最多时有10多辆由投资人买的车跑业务。事实上,只要好好做租车,还是有得赚的。2010年时,何某等发现汽车租赁赚不到大钱,但觉得做酒吧来钱,恰好当时何某谈了一个新疆女友,到新疆游玩时顺便考察市场,发现乌鲁木齐酒吧不多,便投资开了酒吧。

由于经营不善,酒吧成了无底洞,资金链紧张,何某和缪某想用汽车租赁圈钱。他们名义上是让投资人买车,实际上会以同一辆车寻找多名投资人签订挂靠协议。为了取信投资人,他们制作了假租车协议或包车协议,让投资人相信车辆有业务。

通常,一辆车养一个投资人,可能略有盈余,但如果养两个、三个甚至七八个投资人,就彻底玩不转了。何某想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投资,拆东墙补西墙。但到2012年3月,捉襟见肘的何某将缪某调回苏州,让他应付投资人,自己外出筹措资金。到去年3月,缪某也顶不住了,又让陈某从乌鲁木齐回来。

跨国追捕

连同家人一起仓皇出逃土耳其

去年7月16日,何某从乌鲁木齐乘飞机逃到土耳其。7月26日,缪某听说有投资者报案,也仓皇出逃,从广州飞往土耳其跟何某会合。苏州警方随后调查发现,不仅何某和缪某外逃,他们的家人也陆续前往土耳其。

发“红色通缉令”全球追捕

为了尽快将何某与缪某抓获,苏州警方向上级汇报,由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,对两人发出了“红色通缉令”,在全球范围内追缉。

“接下来一年多,我们在新疆、盐城和重庆开展调查。”苏州姑苏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三中队指导员王林说,新疆是何某、缪某经常活动的地方,盐城是何某的老家,重庆则是缪某女友蒋某的老家。这几个地方去了10多次,收获不大。

去年12月,苏州警方得知,何某和缪某家人已陆续回国,但他们似乎刻意躲着警方,并未露面。“后来我们知道,他们回来是给何某、缪某筹钱,供他们在国外生活。”民警说。

今年初,警方接报,何某和缪某离开土耳其,经俄罗斯到了越南落脚。警方判断,何某和缪某可能会潜回国内,于是加紧侦查。今年“猎狐2014”行动中,苏州警方对何缪二人更是紧追不放。终于,到9月,民警发现何某和缪某的家人不约而同向乌鲁木齐汇集。这意味着,何某与缪某极可能已回国并在乌鲁木齐落脚。

在乌市警方配合下,11月11日,何某和缪某在乌市暂住地被抓。此时,陈某早因犯非法集资罪,被判刑8年7个月。

逃亡之路是受罪

红色通缉令下 他哪都不能去

落网时,何某和缪某已十分落魄。何某因为身患疾病,双脚无法走路,只能坐轮椅。缪某则在乌鲁木齐加工皮球,一个月仅够温饱。面对民警的讯问,他们坦承,是走投无路才偷渡回国的。一方面是没钱了,在国外呆不下去;一方面是警方“猎狐”力度越来越大,他们在境外处处受制,只得想法回国。

何某出境很仓促,在土耳其下飞机时身上仅有300美金。在当地朋友安排下,他找了住的地方,但被“红色通缉令”追缉,哪儿都不能去,每天只能呆在出租屋内,吃菜汤和干面饼。家人到土耳其,他本指望带些资金来,这样好在土耳其做生意。可家人也没钱,前妻和儿子甚至以为他在土耳其过得好,专门投奔而来的,结果到了土耳其,跟何某躲在出租屋内受罪。所以没多久,家人陆续回国。

落网后的何某如梦初醒,坦言拖累了家人,最对不起父母。38岁的他曾到阿联酋摆过地摊,当过汽车租赁公司驾驶员、开过珠宝店,但每样都干不长,每样都亏本。在编织汽车投资骗局中,他和同伙敛财1个多亿,但却连这些钱的去向都说不清。

 

何某潜逃一年多,是靠什么生活呢?民警介绍,为了还债,何某把父母房子卖了,连老人退休工资都拿走了。自从潜逃后,他父亲四处借钱接济儿子。缪某母亲也是如此。嫌疑人落网对他们来说,也是一种解脱。

 

莱西监控专家郑重提醒:每五十次转发消灭一个骗子!青岛安防网恳求大家多多转发!揭露各种骗局,消灭骗子!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